易之先生

仍然热爱ut,也还是喜欢SF

只是很久没有与这个有关的灵感了

因为灵感都被游戏拿走了_(:з)∠)_

最近FGO回坑,真香

学业上比较忙碌,画画放了有段时间

开学前补完了我英,咔吹到位!

憋了3天的脑洞(pf)

*梗:下雨
*背景:underfell
*ooc有
*私设有(MTT)
*注意避雷
*文笔不好
*排版不好

背景:underfell
  在frisk的努力下,怪物们得以重见天日。他们终于不用再忍受地下的阴暗,更不用继续饱受仇恨的煎熬。怪物们几乎开始各自的新生活。
  嘛,说是新生活,其实还有些旧的掺在里面……比如他们的脾气。
  伟大而骇人的皇家卫队队长papyrus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回到了地上的房子里。他挂好外套后便在沙发上坐下,抱着胳膊翘着腿皱眉望向窗外的雨。他最烦这种淅淅沥沥的雨,有的没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常常连着下好几天,像是哭哭啼啼个没完。虽然哭哭啼啼很适合用来形容一些女孩,他们的怪物大使可是从没有这种软弱的表现。他依然记得frisk面对凶恶的怪物们的时候,尽管会害怕到脚下发软,但从没放弃决心,更没放弃拯救他们。额……怎么想着想着就想到大使了?伟大的papyrus才不是关心她,只是……frisk带给他们的,实在是刻“骨”(boss:这双关说的和sans一样烂)铭心。
  咔哒一声,大门开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只是frisk大使顶着一头雨进了门。
  面相凶恶(?)的高个子骷髅这才想起来这是frisk到家的点,于是抬了下眉骨问道:“谁允许你淋雨的?”
  frisk一边忙忙地换掉鞋子——雨虽然下得不大但鞋子上沾了不少水,头发上也蒙了一层水雾,一边无奈地笑着回道:“不好意思,我以为雨很小的,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就给突然飞来的毛巾打断了,她手忙脚乱地接住,同时一个狠恶的声音传来:“给我把头发擦干了,赶紧的,要是这事给那个死老羊知道了,我TM跑不掉,你也会吃不了兜着走。”说毕便看着人类道了声谢后坐到沙发的另一端用毛巾揉着脑袋。
  大使的谢意皇家队长坦然接受,后者抬起手表之后发现MTT的专属栏目已经开播5分钟了,今天自己心不在焉的状态让这位专心致志一丝不苟又令人胆战心惊的谜题大师感到一丝不对劲,尤其是看电视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听MTT在叨叨啥。今天我TM是怎么了?不可能给sans那懒货传染了!伟大的皇家守卫队队长头一回感受到比sans的蹩脚冷笑话更令人心烦意乱的东西。他感觉自己的注意力差不多都扔在了frisk的身上,不,不是感觉,是从frisk进门的那一刻,或者是在打破结界的那一刻,又或许是在瀑布打电话提醒的时候,还是在算不上约会的约会之后,他就把自己过多的关注投在frisk那里,逐梦夫妇的养子,那个带个他们自由与希望的天使。
  也许这就是地上的人们所说的“love”?与地下世界的暴力指数有所不同的爱?
  就在papyrus纠结自己的情感问题时,坐在旁边的女孩决定性地一揉,能量百分百充填完。当她拿下毛巾转向papyrus,一只修长的骨手轻轻地捋过一丝挡在额头前的发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举动frisk眨了眨眼睛,回之以一个温暖笑容。
敏觉的队长居然因此楞了下,这事要给Undyne知道了那死咸鱼能笑一年。然后高个子骷髅干咳了一声,坐回去抱着胳膊厉声道:“你,之后把草窝样的头发梳好了,其他的都收拾干净,如果是sans乱丢就告诉我,我包他胳膊断两根筋。”
  “好的。”女孩说完就带着毛巾走上了楼梯。
   待脚步声远去后,papyrus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WTF,我TM刚才在干什么?!”
 
  sans觉得自己的兄弟最近有点不大对劲,有时会看到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队长扶额而坐,而且脸上不知道是什么……古怪的表情。不过现在papyrus不再总是无缘无故地在他偷懒的时候踹他,鉴于这点他不打算深究,随它去吧。


文笔还是很稚嫩,各位读者老爷轻喷
文风一定程度还是会受到其他作者的影响
以及,自己的语言描写简直是苍白无力……

评论(2)

热度(28)